首頁  師資隊伍  教學工作  教科研工作  培訓工作  學生工作  招生就業  學院首頁 
專題欄
 “兩學一做”專題活動 
 榜樣的力量 
 呂桂友大師工作室 
 李新民事跡 
 鐵人精神長廊 
 
  李新民事跡
當前位置: 首頁>>專題欄>>李新民事跡
 
李新民事跡

 

“大慶新鐵人”李新民
在校所學專業: 鉆井技術(88級)
工作單位名稱: 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
參加工作時間: 1990 年6月
曾獲得過榮譽:  
中石油勞動模范,全國勞動模范,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。曾多次被國內外主流媒體采訪報道,受到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。
“大慶新鐵人”李新民事跡材料
有一種事業,注定與繁華城市遠離,沙漠、戈壁、深山、荒原是成就事業的舞臺,這就是石油勘探開發;有一種人生,注定與輕松舒適無緣,“臟、累、苦、險”是每天工作的寫照,這就是石油鉆井工人;有一種精神,在上世紀60年代因大慶1205隊隊長王進喜而傳播,激勵著百萬石油工人,成為中國工人精神內涵的象征,這就是“鐵人精神”。
“鐵人精神”跨越國界,成為世界石油行業的精神力量。兩年前,一家國際著名石油公司將董事會開到了大慶,幾十名董事在“鐵人”紀念館參觀思考;“鐵人精神”穿越時空,代代相傳,在不同時期被賦予新的內涵,始終熠熠生輝。
“大慶新鐵人”---中國石油大慶鉆探工程公司哈法亞項目部經理兼鉆井二公司DQ1205隊隊長、黨支部書記李新民,是新時期產業工人實現中國夢的優秀代表,在他身上,有著激勵人心的精神和力量。
他,帶領大慶1205鉆井隊累計鉆井1800多口,總進尺250多萬米,相當于鉆透了283座珠穆朗瑪峰;他,帶領鉆井隊勇闖蘇丹、伊拉克,在海外市場屢建奇功。
李新民,大慶新鐵人,是如何創下一個又一個石油鉆井奇跡的?
李新民說:“我1967年出生在黑龍江省泰來縣的偏僻農村。1990年從大慶石油學校(該校為大慶職業學院前身)畢業后,幸運地來到王進喜生前所在的1205隊工作,2003年成為1205隊第18任隊長。26年的時間里,我沒有離開過1205隊,石油鉆井基層隊的各種崗位我幾乎都干全了。每到一個崗位,我都讓自己的技術過硬”。這就是李新民能扎根一線的創業寶典,更是他最簡單的成長秘籍。
身材敦實、語言樸實、目光沉穩,很多石油人說,李新民與鐵人王進喜有著極高的“相似度”,都是當之無愧的“硬漢”。
“26年的時間里,我在國內工作了16年,在海外工作了10年。我最深的感受是,國內打井要有一股勁,一股不服輸的勁;國外打井要爭一口氣,為國爭光的氣。”李新民說。
從蠻荒的松嫩平原,到中東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,李新民的鉆井隊一次又一次面臨復雜的情況,但讓李新民無比自豪的是:“他帶的隊伍沒有一個人在井上操作時受過傷,沒有出過一次安全事故。”
作為鐵人隊的帶頭人,在苦臟累活面前,李新民總是搶在先;遇到危險和困難,他總是沖在前。擔任隊長以來,李新民每年有270多天盯守在井上,有2800多小時跟班作業。
2004年1月,在1205隊鉆井進尺向200萬米大關突破的關鍵時刻,井架立管游壬刺漏,如果不及時修復將造成卡鉆的嚴重事故。李新民系上安全帶爬上井架,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寒風中進行應急處理。戴手套用不上力,他就甩掉手套。20多分鐘后,故障排除了,而他的雙手凍僵了。
作為隊長,李新民始終認為鉆井要苦干,更要巧干。掌握鉆井新工藝、新技術,是他永遠追求的目標。
在李新民的帶領下,1205鉆井隊不斷創造新輝煌。2003年,首次打出叢式定向井;2006年,以提前20天的戰績,完成了大慶油田首口長水平段取心井施工任務,成為一支具備多種井型施工能力的鋼鐵鉆井隊。
2006年3月,李新民帶領1205隊進入蘇丹。在5年多時間里,先后創出23項高指標和新紀錄,兩度獲得蘇丹政府授予鉆井施工隊伍的最高榮譽“PDOC杯”。
2010年10月,中國石油中標伊拉克戰后石油第一標,李新民被選派到哈法亞油田,負責大慶鉆井項目。由于連年戰亂,伊拉克油田設備毀壞嚴重,許多油井只有30多年前粗略勘探的地質資料。他組織團隊成員查找資料,分析地質情況,加強與甲方的技術交流,認真落實施工方案,每天穿著20多斤重的防彈背心,戴著重重的鋼盔,在拿著沖鋒槍的安保人員的護送下,坐上防彈汽車,往返于工地。他們的隊伍只用47天就成功打完3167米的水平井,比設計節省了19天,一舉創出哈法亞地區的鉆井新紀錄,為哈法亞油田提前15個月完成一期目標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“從在國內打井創紀錄,到勇闖海外立標桿,我們用實際行動讓大慶精神鐵人精神的旗幟高高飄揚,用業績證明鐵人隊伍用在哪兒都是一塊好鋼”。李新民在2012年5月24日回母校大慶職業學院向學弟學妹們做報告時如是說。
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面臨許多艱難的時刻,在困難面前的態度決定著一個人的成功和失敗。李新民,用他非凡的毅力和勇氣,將一個個艱難的時刻變成了一個個展示能力的輝煌瞬間。
回憶自己20多年的工作經歷,李新民有幾個刻骨銘心的時刻。
“1990年6月,剛走出校門來到1205隊時,工具都是幾十斤上百斤。我身體單薄,力氣小,再加上技術要領掌握不到位,每次打大鉗都扣不上3個牙兒。當時班組經常搞競賽,有一次我替師傅上臺打大鉗,卻怎么也扣不上,只能羞愧地走下鉆臺”。李新民感慨地表示:“是母校教會了我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,還教會了我怎么做人,怎樣在崗位上做一名合格的一線石油工人”。
從那以后,每次一甩完鉆桿,他就上鉆臺練習打大鉗,一次不成十次,十次不成百次,胳膊掄腫了,手磨出了血泡。經過千百次的苦練,終于全面掌握了操作要領,打大鉗一把成。僅一年,李新民就掌握了鉆井隊6個操作崗位的全部技能,成為“全能選手”。
“把井打到國外去”,是鐵人老隊長王進喜的遺愿。為了準備“走出去”,李新民組建“青工崗位技校”。英語水平“零基礎”的李新民,像鐵人當年“識字搬山”一樣,用4個月“超人”般的學習震撼著每一個人。培訓結束時,項目組12名隊員全部通過了出國前的審核考試。
2006年2月,多年戰亂的蘇丹,是1205隊征戰國外第一站。到蘇丹的前5個月,是李新民最苦最難的5個月,鋪蓋卷沒打開過,沒脫過衣服睡過囫圇覺。
一到蘇丹港,李新民的心就揪了起來:板房的門掉了,設備被海水嚴重浸泡,掛滿鹽霜。500多個部件、上百部設備、上千噸鉆具,平常需要十幾個人,最快也要半個月,才能清點搬運完。他們天天吃住在現場,加班加點。最終6個人只用了6天,就完成了任務,創造了蘇丹港人數最少、用時最短的清關紀錄。
但到了井場,還沒等喘口氣,難題又來了:三臺柴油發電機,兩臺被海水嚴重腐蝕,鉆機無法開鉆。這時距合同規定的開鉆日期也只有14天了。
“有條件要上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。”李新民聯系了在蘇丹的所有中國鉆井隊,終于找到了一臺準備大修的同品牌發電機,然后四處奔波修理找配件。
在被稱作“世界火爐”的蘇丹,從早到晚都在蒸桑拿,一天喝上十七八瓶水都不用上廁所,都變成汗水蒸發了。井場上到處都是鐵家伙,手一握,就燙起泡。晚上開了燈,周圍黑壓壓、密密麻麻都是蚊蟲,有時遮擋得燈光都透不出來。蚊蟲從領口、袖口鉆進來,爬到哪里都是一溜血泡。但是沒有一個人有怨言,大家幾乎24小時連軸轉,千方百計修好了發電機,海外第一口井如期開鉆了。
戰后的伊拉克,到處都是戰爭的場景。2010年10月,李新民從巴格達機場到油田的路上看到,到處是坦克殘骸、被炸飛的輪胎,還有一排排土袋子壘出的隔離帶,刷著紅漆的那一側就是還沒清理的雷區,石油鉆井場從外到內設了五道防護措施。即使這樣,危險還是時有發生。有一次,一組倒班隊友在途中,一枚火箭彈穿車而過,在不遠處爆炸,險些車毀人亡。
在艱苦兇險的環境下,李新民帶領項目部創出了鉆井周期最短、機械鉆速最快等19項伊拉克鉆井新紀錄。
身在國外,他更加懂得什么叫真正的愛國;走出國門,他更加體會到找油的艱辛。“我為祖國獻石油”,不是一句口號,更不是一句空話,要付出智慧和汗水,乃至要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2007年一個晚上,李新民在蘇丹油田現場突然聽到動靜,趕緊從窗縫往外看,幾十名武裝分子端著槍,直奔井場沖來,他迅速組織大家跑進集裝箱,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一夜才脫險。
“50%是一個國家石油對外依存度的紅線,目前我國已經達到近60%。去蘇丹,去伊拉克鉆井,再危險我們也得去。因為國家缺油,這是我們國有企業必須承擔的責任。”
李新民說,“不論是生命禁區,還是技術極限,都擋不住石油人的腳步。”
這就是李新民,樸實、堅韌、執著,一個為祖國石油事業付諸行動的石油學子,一個能為“寧肯歷經千難萬險,也要為祖國獻石油”誓言而踐行至深的熱血鐵漢,一個能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無我筑夢的錚錚男兒。

 
 
 
 
 首頁 | 師資隊伍 | 教學工作 | 教科研工作 | 培訓工作 | 學生工作 | 招生就業 | 學院首頁 

大慶職業學院 版權所有 西安博達軟件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